留學文書代寫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留學文書代寫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留學文書代寫 > 文學論文 > 兒童文學論文

矛盾小說《少年印刷工》的內容及其內涵解讀

來源:浙江萬里學院學報 作者:貝雅娜,郭雅婧,葉蓉
發布于:2021-08-16 共6896字

  摘    要:学术论文代写,学术论文翻译,英文学术写作 茅盾是中國兒童文學的開拓者,他的兒童文學創作雖然數量不多,卻在當時荒蕪的中國兒童文學園地,開墾出了一片新天地,值得今天的文學研究者借鑒、深思和研究。《少年印刷工》是茅盾唯一一部關于“印刷”主題的文學作品,著眼于主人公做印刷學徒的無奈,立足于人文關懷,洞悉人格和人情,解讀民生百態。以凝重沉穩的筆調,描繪了少年趙元生初入社會的心態;以客觀冷靜的眼光,審視了在困苦生活背景下人生的悲苦、人情的涼薄。茅盾在小說中還以主人公的視角展現了對社會階層流動性的迷戀、疑惑。

  關鍵詞 :     茅盾;《少年印刷工》;學徒;知識:社會階層;

  Abstract:学术论文代写,学术论文翻译,英文学术写作 Mao Dun is a pioneer of Chinese children's literature. Although his children's literature creation is not many, he has opened up a new world in the deserted Chinese children's literature field at that time. It is worthy of reference, reflection and research by today's literary researchers. The Young Printer is Mao Dun's only literary work on the theme of "printing". It focuses on the helplessness of the protagonist as a printing apprentice, based on humanistic care, has an insight into personality and human sentiment, and interprets people's lives. With a solemn and steady tone, it depicts the mentality of the young Zhao Yuansheng when he first entered the society. With an objective and calm perspective, he examined the sorrow of life and the coldness of human feelings in the context of hard life. In this novel, Mao Dun also showed his fascination and doubts about social class mobility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the protagonist.

  Keyword: Mao Dun; The Young Printer; apprentice; knowledge; social class;

学术论文代写,学术论文翻译,英文学术写作  當下中國大陸出版的關于印刷及出版行業的歷史資料,大多關注于其行業本身的發展,或者其出版材料的美學及社會學價值。然而,很少有作者撰寫關于印刷的小說,這是作者自己扮演“作家”這個身份的文學過程的一部分。作為文學人物的寫作者,乃至延伸到知識分子領域的人,在共和國文學中數量頗多。然而據筆者所知,茅盾的《少年印刷工》是唯一一部關于“印刷”主題的文學作品,并在很多方面都占據了重要地位。首先,這是茅盾唯一一部涉及到商業的作品。其次,《少年印刷工》與《走上崗位》(1943)和《鍛煉》(1948)一樣,是茅盾極少的連載作品[1]。彼時,連載作品不被承認為獨立出版作品,因此并沒有受到許多關注。與此同時,《少年印刷工》是茅盾在創作《大鼻子的故事》(1935)之前,于兒童文學領域進行的有限嘗試。因此,本文將從小說創作背景、小說內容角度對《少年印刷工》進行闡釋,進而分析小說反映的時代背景與人文社情。

1.png

  1、 創作背景

  1.1、 社會背景

学术论文代写,学术论文翻译,英文学术写作  中國的知識分子們非常明確地知道他們與新文化運動的成功密不可分,并將其歸因于知識分子在寫作領域及出版行業高效運作的領導力。這些知識分子與諸多宣傳新文化運動的出版社都有密切聯系。但不久之后,相比于委托小型私人印刷作坊,新文化運動領導者更傾向于在上海設立的大公司的高效印刷體制。這也不難理解為什么運動初期這些知識分子致力于尋找與他們熟悉的、在印刷業及出版業的印刷工人。這些人被阿蘭魯林稱作“不易被察覺的工人階級”。由此看來,新文化運動的領導人們不僅將自己視作前衛知識領域與大眾出版領域的連接者,同時也是知識分子與體力勞動者的恰當代表。在1920年的五月一日勞動節,即1919年“五四運動”后的第一個勞動節,《新青年》雜志在其紀念號中發表了代表該觀點的文章。而茅盾創作的《少年印刷工》則是受此影響的唯一一部作品。

  1.2、 其他背景

  《少年印刷工》的前十一章可能是小說的第一部分。這部分應該完成于1935年底。從第12章開始到第20章則是每月連載完成的。這部小說首先刊載于《新少年》雜志。[2]這本雜志是由開明書店出版,并由批評家、散文家夏丏尊(1886-1946)擔任主編的。夏丏尊從1925年開始,兼任開明書店的編輯工作,后擔任編輯所所長,出版發行了諸多期刊。他的主要活動之一是將知識通俗化,尤其是針對年輕人的知識。夏丏尊的成果之一是雜志《中學生》(1930-至今)。夏丏尊還與葉圣陶合作,編寫了關于語言知識的讀寫故事《文心》。此外,夏丏尊與朱光潛、鄭振鐸等眾多作家合作編寫了許多針對青少年的系列作品。

  值得注意的有趣現象是,夏丏尊在面對茅盾的專業性批評時說道:“在針對兒童文學提出了如此多的批評后,他為何不自己創作一部作品呢?”[2]185這番評論成功地激起了茅盾身為作家的驕傲,因此他決定開始創作《少年印刷工》,并于1936年一月開始在半月刊上連載發表。[3]茅盾的另一個寫作動機則是,1935年不僅被官方定位為“國產作品之年”,同時也是“兒童之年”。

  2 、小說內容

  2.1、 迷茫期

  《少年印刷工》的寫作背景與新文學運動的開創作品,即陳衡哲所著的《一日》完全相同,都開始于學校的鈴聲。這兩部作品最基本的不同在于,陳衡哲的《一日》講述了美國女子大學的一天,故事中的主角們作為以后的教師有著穩定的未來。而趙元生,茅盾作品中的十五歲主角,最終放棄了自己在上海的中學學業。當“長短針已經成為一線了”的時候,可能是下午6點32分或者6點33分,趙元生到家了。他與父親趙勉之及舅父錢選青住在一起。趙勉之的小店于1932年1月28日在日本空襲中被炸毀,此后他成了工人,但很快就丟掉了工作。趙元生的母親在空襲之后不久就去世了,他的小妹妹在空襲中走失了。一個自稱將他走失的妹妹帶來的陌生人激起了這個年輕人關于家庭貧困的意識。同時,他也認識到自己的父親裝作認不出女兒只不過是因為沒有足夠多的錢可以把女孩買回來。由于父親再也無法負擔兩居室的房租,趙元生不得不放棄學業,并且搬去了姑父李志明家生活。李志明曾經是他的小學教師,“每逢國文課時總要講十分鐘的‘時事’”,并且常常幫助他與父親。起初,趙元生被現代技術吸引,成為了一個大造紙廠的學徒。但不久,在見過了造紙廠所有部門后,他便認識到自己很難從中學到東西。在人生剩下的日子中,他無法學習蔡倫(漢代)“領先于歐洲一千年”的紙張發明技術。他能做的只是每天重復數好500張紙,將它們合為一令。趙元生擔心這樣下去自己會變得冷漠。在經歷了這初次的剝削和疏離之后,趙元生開始尋找一份工作:既能幫助自己生存,又能滿足自己對知識的渴望。“一個青年人———特別像趙元生那樣做過‘少爺’,做過‘中學生’的青年人,對于職業的選擇,往往會像一個靦腆的大姑娘選擇‘終身伴侶’似的”。

  2.2、 確定期

学术论文代写,学术论文翻译,英文学术写作  最終,趙元生決定自己應該成為一個排字員,這是最接近他理想的職業:一方面學習著生活技能,一方面又滿足并提高自己的求知欲。因此,他在一個由李志明朋友開辦的小印刷鋪子里開始做學徒。這個鋪子里共有8個上手(熟練工人)和7個學徒。當趙元生第一次走進那個兩樓兩底建筑的房間時,他看到一部大印刷機和五六個“字架”。字架中間的突出部分是“大棧房”,里面放著常用的助詞,周圍是“廿四盤頭字”,即最常用的熟字,根據部首和筆畫排列。起初,趙元生和另外兩個學徒一同在排字間工作。王全生老練而富有同情心,周連福則膽小愚笨。開始在印刷鋪子工作不久以后,由于趙元生的動手能力和文化水平都很高,他很快就得到了晉升。也因此趙元生被其他人稱作“學堂里少爺”,甚至被譏諷般地叫做“小老板”。趙元生不僅可以撮毛胚和還字,還可以根據段落的文理來改毛樣,即初校。畢竟,他是“讀過中學的”人。“字架”對剛開始的趙元生而言就像天書,“他只覺得這‘螞蟻陣’有些地方發著金屬的閃光,而別一些地方卻烏黑黑的。”但很快,趙元生便掌握了從“撮毛胚”到“還字”的必需技巧。同時,他發現,“排字這項手藝,原來并沒有什么難懂的秘密,也沒有什么必須師父傳授的秘密。”隨后,趙元生開始了解印刷鋪里其他工作的必需技術,并被負責“澆鉛板”的技術工所折服。而隨著趙元生的快速晉升,周連福的嫉妒也與日俱增。但很快,趙元生就被位于前樓且獨立于各個印刷部門的一個小排字房引起了好奇。那個房間每天晚上都在印刷。在偶然的機會下,趙元生讀到了那個房間印刷的東西,“是一種小報性質的印刷品(16開),可是上面所講的,全是大事情。”“這小小的報紙不像普通報紙,知識記事中夾著議論,而且是極痛快的議論。”這張小報上談論了東北義勇軍的反抗,講到了由殷汝耕(1885-1947)建立的“冀東防共自治政府”的反共行動。趙元生在此后結識了那個被含糊地描述為負責夜晚印刷工作的上手:老角。老角的神秘,不僅是因為小說中未提及他具體的名字,同時還有他模糊不清的年齡。因此“老角嘴里的‘哼,十年前……’就和別人嘴里的‘他媽的’一樣了。但是,趙元生總覺得老角這句口頭禪就是他年紀不小的記號。”

学术论文代写,学术论文翻译,英文学术写作  這位經驗豐富又稍帶神秘感的同事無疑接過了趙元生導師的這一角色。老角通過告訴趙元生老板只是想多做生意多賺錢,打破了趙元生對老板“愛國”的幻想。老角用下面這些話總結了自己對于商業過程的簡單描述:“告訴你……(可是他又頓住了,似乎終于不告訴了),哼,十年前!要是十年前不那么著,那自然什么都不同了。”

学术论文代写,学术论文翻译,英文学术写作  在小說結尾,老角向趙元生承諾,他們會在一個更大的印刷公司找到工作。因此,趙元生跟著老角,一起離開了印刷鋪。———“只抓住了老角的手,抓得緊緊地。”

  3 、小說中的人文與社情

  3.1 、階級差異

  主角與其他人物的社會經歷貫穿整部小說,并體現出強烈的階級差異。這首先由小說的敘事所展現,其后由小說主人公自己來展現。小說開篇便出現了一個被具體描繪的對立人物———周家寶(他的家庭很高貴)。他是趙元生的同學,放學時會有人力車夫專門為他等在學校門口。當周家寶在操場上踢球的時候,趙元生在教室里演算數學。但放學時他拒絕將作業借給周家寶,并且不打算接受同學說自己是“算學大家”的奉承。在這里,茅盾評論說,只要出了教室,貧富差距就會再次非常明顯,也因此暗示了他認為知識價值超越物質的觀點。這一觀點通過對趙元生哥哥的描述再次被強調。趙元生的哥哥在銀行工作,穿著花費了7塊錢買到的皮鞋,并且十分希望自己的弟弟可以到一家市中心的酒吧工作。那里“是XX總的酒吧間,規矩大得很,主顧全是大班、買辦,大公館的太太、小姐,跟什么造紙廠的學徒比起來,真是天上地底呢!”相反,趙元生決定待在他的姑父家,也就是自己的老師家,“雖然窮,但很幸福。”

  只有在印刷鋪中,這種黑白分明的情形才不那么明顯。趙元生在那里工作不久之后,由于他的學識,很快就被分派去做了上手的工作,比如校稿。這樣的晉升激起了另一個學徒周連福的嫉妒。趙元生不想失去與他的友情,因此他向周連福解釋這樣的晉升不會影響他們之間的感情。但最終,趙元生發現,如果真的被認為是上手,應該拿到十倍于自己現在的工資。這件事也使得趙元生對于社會結構產生了注意,并轉變了他對于印刷鋪老板的態度:由最初譴責老板的剝削到此后敬佩老板偷偷印刷小報的非法愛國行為。但只有在老角給他上了一課之后,趙元生才認識到這不過是老板在單純謀求利益。

  3.2、 印刷行業

  3.2.1、 工作環境

  出于教育目的,茅盾逐步向他的小說主人公揭開了印刷的神秘面紗。我們也從中發現了大量關于那個年代的一個擁有不到20名員工的印刷鋪子的描寫。

  當趙元生第一次走進那個兩樓兩底建筑的房間時,他看到一部大印刷機和五六個“字架”。字架中間的突出部分是“大棧房”,里面放著常用的助詞,周圍是“廿四盤頭字”,即最常用的熟字,是根據部首和筆畫排列的。那時最基本的字號是四號,小一點兒的有五號、小五號和六號(14.183)。印刷鋪子被如此布置的原因是為了提高印刷效率。“大棧房”和“廿四盤頭字”包含了大約三萬個常用字。[4]

  3.2.2、 工人境況

  此外,《少年印刷工》中對于出版印刷行業的細節介紹也令人印象深刻。盡管《新青年》雜志在1920年的特別期刊中指出,計件制是一種特殊的剝削。但對印刷業或出版業來說,計件制僅適用于傳統的書籍裝訂或與之類似的工作,而不適用于排字工作。從《少年印刷工》中我們可以得知,一個學徒在經過18個月的訓練之后,才可以每天熟練排好一萬個字。相反的,趙元生在僅僅兩個星期之后就可以每天排好四千至五千字,一個月之后便達到了六千字。著名出版家、商務印書館經理王云五發明的“四角號碼檢字法”將漢字筆畫歸類為24種,他據此做了一個實驗。實驗參與者都是沒有排字經驗的人,他們在實驗前剛剛接受了為期一周的“四角號碼檢字法”的訓練,并在開始的六天后將自己的排字速度由每小時133-300字提升至每小時400-543字,即提升了三倍。[4]429-438由此,我們大概可以理解趙元生的速度:如果在最初的兩個星期內,趙元生每天工作九小時,他已經比王云五的大部分實驗參與者做得都好了。

学术论文代写,学术论文翻译,英文学术写作  作家們通常認為印刷工人(當然排字員除外)都是文盲,這無疑低估了他們的受教育水平。而排字員的工資狀況在1920到1935年間似乎也沒有太多改善。1920年,一個學徒的月工資根據三年的學徒期,從一塊到十塊不等。在1925年商務印書館大罷工中,原本將最低工資提升至12元的要求最終也只是達成協議:一個學徒的月工資在第一年以后可以漲一塊,第二年后漲兩塊。[5]至于“上手”,雖然根據公司的大小,會劃分為“頭目”“上手”“下手”三級,情況也很類似。1920年一個印刷公司的初級上手月工資為15塊,最高級的上手月工資是100塊。值得注意的是,茅盾在1925年大罷工時,作為編輯代表也簽署了這份協議,但是他的回憶中卻沒有這些細節內容。相反的,他更強調自己以及中國共產黨在這個過程中的積極作用:將雙方,即工人與出版社,緊密連接。

  1935年,也是《少年印刷工》這個故事發生的年代,趙元生的上手同事們每個月賺20至40塊。這里需要注意的是,當趙元生和他的新導師老角,打算到一個更大的印刷鋪子工作時,他們明白自己會賺得比之前少一點兒。這里不得不提到,促使趙元生做出職業選擇的不是廣泛閱讀的書籍種類,而是激發了他想象力的傳記類著作。這也是他最初決定進入電氣工程的原因。彼時他讀到了一本講述出身窮苦卻成功開設了華生電器制造廠的楊姓中國人的故事。這個人成為了趙元生的榜樣,使他想要跟隨這個人的經歷。這段描述不僅論證了科學知識的重要,同時也展現了主角對社會階層流動性的迷戀。

  4 、結語

  趙元生的成長不僅源于生活、工作環境,即家庭貧困導致的異于同齡人的聰慧,同時也受影響于他的導師們———姑父李志明和老角的知識水平、技術水平甚至精神力量。他的姑父被積極地暗示為“擁有堅強品格”的人,而老角則是“能夠為公仇反抗”的人。茅盾曾拒絕這種具有堅強意志品格的人物,他認為在兒童文學中這樣的主人公是不可思議的。[1]395如果我們像茅盾一樣,作為一個兒童文學批評家來看《少年印刷工》這部作品,我們便會認同他將這部作品評價為“第一個也是一個失敗的兒童文學作品的嘗試”。因為茅盾認為,兒童文學的讀者群是不同的:“孩子們需要生動而復雜的故事!”[1]35《少年印刷工》這部簡單的線性敘事作品顯然沒有滿足這個要求。這部小說中只有兩次插敘,一次講述了趙元生的小學生活,另一次則是關于1932年大爆炸的模糊回憶。同時,趙元生這個主人公也不是“生動活潑的”,而是過于成熟的。趙元生在學校圖書館閱讀的關于科學的“常識”則充滿了各個學科的“術語”。茅盾在評價一個向孩子們解釋現代武器的故事時,認為它“用了太多術語了”。茅盾認為這是自己的兒童小說題材的缺點。[1]37

  至于印刷業部分,根據趙元生的年齡和計劃來看,故事情節的設計很可能已經擴展到了這部小說創作的各個方面,甚至可能不是在開始階段,而是在結束部分。因此,小說第一部分出現的人物在第二部分卻消失了。雖然茅盾在回憶錄中重復解釋過,這是因為他“喪失了興趣”。而這個情況與他未完成的作品《虹》非常相似。

  總的來說,茅盾自己對于《少年印刷工》的評價值得商榷。他將自己開始創作《少年印刷工》的理由歸結如下:“最后我決定寫一個關于年輕人退學然后成為印刷工的故事。這樣的主人公對我而言很熟悉。”[1]35這樣的經歷與茅盾的學校生活以及之后數十年的出版社工作經歷類似。直到幾乎半個世紀以后,茅盾談起這部小說的社會分析———小說的主題“來自小康家庭的孩子無法完成高中學業”這個悲劇———是誤讀,是貧困和負面報道的代表。首先,這些評論可能誤解了內容。他們認為這部小說“描畫了一個年輕人在惡劣環境中不言放棄的故事”。此后他們總結說“《少年印刷工》的敘事方法精準,但在小說的后半部分開始趨于平淡,同時故事結構也有一些混亂。”[6]但這些都不能妨礙《少年印刷工》是一部很好的兒童作品,也為我們了解那個時代的印刷業提供了詳實的資料。

  參考文獻

  [1]茅盾茅盾全集:回憶錄[M].北京:人民文學出版社, 1997:35-37 ,395.

  [2]李頻編輯家茅盾評傳[M].開封:河南大學出版社,1995:181-188.

学术论文代写,学术论文翻译,英文学术写作  [3]茅盾茅盾全集:第四卷[M].北京:人民文學出版社, 1984:185.

  [4]張靜廬中國現代出版史料:第三卷[M].北京:中華書局,1954:425-438.

  [5]張靜廬中國現代出版史料:第二卷[M].北京 :中華書局,1954:447.

学术论文代写,学术论文翻译,英文学术写作  [6]莊鐘慶茅盾的創作歷程[M].北京:人民文學出版社, 1982:209,210.


作者單位:考門斯基大學 上海對外經貿大學
原文出處:貝雅娜,郭雅婧,葉蓉.淺析茅盾《少年印刷工》中的人文社情[J].浙江萬里學院學報,2021,34(04):77-81.
相關標簽:
  • 報警平臺
  • 網絡監察
  • 備案信息
  • 舉報中心
  • 傳播文明
  • 誠信網站

在線客服

售前咨詢
售后咨詢
微信號
Essay_Cheery
微信
英国代写_英国作业代写_代写风险_代写容易被发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