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學文書代寫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留學文書代寫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留學文書代寫 > 教育論文 > 家庭教育論文

關于親子關系的論文(經典范文)

來源:未知 作者:王老師
發布于:2021-08-30 共17816字

  親子關系是我們每個人來到世間的第一個人際關系,它對我們每個人的身心健康都是十分重要的.文中是關于親子關系的論文6篇,以供大家參考閱讀。

  關于親子關系的論文第一篇:大學生手機成癮傾向與童年期親子閱讀經歷的關系

  摘要:為探明大學生手機成癮傾向與童年期親子閱讀經歷的關系,通過方便抽樣的方法選取江西省某本科院校一年級學生作為研究對象,采用大學生手機成癮傾向量表與童年期親子閱讀經歷調查問卷為研究工具,對研究對象進行問卷調查。研究結果表明:童年期親子閱讀經歷能負向預測大學生的手機成癮傾向,即大學生童年期親子閱讀經歷越多或越好,則越不容易發生手機成癮問題。

  關鍵詞:学术论文代写,学术论文翻译,英文学术写作手機成癮傾向;童年期經歷;親子閱讀;大學生;

  Abstract:In order to explore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college students′ mobile phone addiction tendency and parent-child reading experience in childhood, through convenient sampling method, we selected the freshmen of an undergraduate college in Jiangxi Province as the research objects, and used the proneness scale of the mobile phone addiction tendency and the questionnaire of parent-child reading experience in childhood as the research tools. The results show that the parent-child reading experience in childhood can negatively predict the mobile phone addiction tendency of college students, that is, the more or better the parent-child reading experience in childhood of college students, the less likely the mobile phone addiction is.

  智能手機已成為排名第一位的網絡使用終端[1,11],然而,它在便利人們生活、滿足人們心理需求的同時,也帶來了一種新的行為傾向——手機成癮。手機成癮是指個體過度使用手機,對手機有強烈的需求感,并因此而導致生理、心理或社會功能明顯受損的沉迷狀態[2,12]。相關研究者認為,手機成癮與網絡成癮有類似之處,但也有自身的特點,在成癮內容上更具整合性,是將社交成癮、游戲成癮、信息成癮高度集為一體,加上手機使用的易得性和便利性,使得手機成癮的風險性更高[3,13]。大學生是手機使用的主力軍,也是手機成癮的易感人群[4,14]。盡管是否存在成癮人格在理論上還有一定爭論,但相關實證研究發現,與其他行為成癮一樣,手機成癮與個體的某些人格特質也具有一定關聯[5,15]。而從個體發展的角度看,童年期是個體發展過程中一個非常重要的時期,個體成年后的人格特質與個體童年時期的一些特殊經歷有重要關系。因此,大學生的手機成癮傾向應該也與早期童年經歷存在一定關聯。實際上,已有研究表明,童年期受忽視、心理虐待等負性經歷能正向預測大學生的手機成癮傾向[6,16],也就是說,童年期負性經歷越多或越嚴重的大學生越容易出現手機成癮問題。個體的經歷既有負性經歷,也有正性或良性經歷。負性經歷是指不理想的、有害的或不愉悅的經歷,而正性或良性經歷指理想的、有益的或愉悅的經歷[7,17]。與負性經歷相反,正性或良性經歷有助于產生積極的心理與社會結果[8]。本研究感興趣的問題是,童年期的正性或良性經歷是否有助于大學生不容易出現手機成癮問題?親子閱讀,是家庭情景中父母和孩子共同閱讀故事書或圖畫書的一種閱讀活動[9]。學界普遍認為,童年期親子閱讀作為一種正性或良性經歷,對個體成年后的行為方式、心理健康等有諸多有益的影響[10]。基于此,本研究試圖考察大學生手機成癮傾向與童年期親子閱讀經歷的關系。

  一、研究對象與方法

  1.研究對象

  2020年11月,在江西省某本科院校(以下簡稱該校)心理健康教育與咨詢中心的幫助下,利用該校對一年級新生進行心理健康普查的機會,在心理健康普查時加入本研究所需的調查內容。該校心理健康普查是以班級為單位,在學校計算機中心機房中進行的,采用的工具是該校購買的上海惠城網絡版心理測評系統。該系統允許添加自定義項目,本研究所需的調查內容即以自定義項目添加。該校一年級新生共3356人,本研究所需的調查數據回收后,得到有效數據3184份,數據有效率94.87%。有效數據構成如下:男1733人,女1451人;城鎮籍1040人,農村籍2144人;理工科1558人,文科1626人;年齡16~20歲,平均年齡為18.42±0.43歲。

  2.調查工具

  (1)大學生手機成癮傾向量表。

  量表由熊婕等[11]編制,包括戒斷癥狀、突顯性、社交撫慰、心境改變等4個因子。量表共有16個題項,采取5點計分制,從1“非常不符合”到5“非常符合” 。得分越高表明被試者的手機成癮傾向越高,總分達到量表理論中值分(48分)認定為有手機成癮傾向。本研究中,戒斷癥狀、突顯性、社交撫慰、心境改變等4個因子的Cronbach’s α系數依次為0.692、0.724、0.701、0.715,總量表的Cronbach’s α系數為0.761。

学术论文代写,学术论文翻译,英文学术写作  (2)童年期親子閱讀經歷調查問卷。

  問卷由筆者自行編制,編制時主要參考了姚慧臨等[12]編制的家長參與兒童閱讀情況調查問卷及陳皎嬌[13]編制的親子共讀調查問卷。姚慧臨等與陳皎嬌編制的調查問卷是以孩子處于童年期的父母為調查對象,調查其陪伴孩子閱讀的情況,而本研究所編制的問卷是以大學生為調查對象,調查其童年時期父母陪伴閱讀的情況。問卷指導語借鑒有關童年期經歷調查問卷撰寫,具體為:“親子閱讀,也叫親子共讀,是指父母陪伴孩子閱讀,包括父母帶孩子選購兒童讀物、父母和孩子一起閱讀兒童讀物等。本問卷調查的是被調查者童年期父母陪伴閱讀的經歷,請您根據您童年期的實際情況回答,如果您不是很確定,請盡量估計,而不要遺漏任何一個問題。”問卷中涉及計分的題目共有5題:“父親或母親經常帶著您選購您喜歡的讀物”“父親或母親經常和您一起閱讀您喜歡的讀物”“父親或母親會安排相對固定的時間和您一起閱讀您喜歡的讀物”“當您要求父親或母親和您一起閱讀您喜歡的讀物時父親或母親非常樂意,欣然接受”“父親或母親和您一起閱讀您喜歡的讀物時經常借機表揚和鼓勵您”。每題給出“完全不符合”“比較不符合”“不確定”“比較符合”“完全符合”5個選項,統計時分別計1、2、3、4、5分。5道題累計得分即為被試者童年期親子閱讀經歷總分。經調查,問卷的信度良好。本研究中,問卷的Cronbach’s α系數為0.748。

  3.統計分析

  利用SPSS 22.0軟件進行數據錄入、整理與分析。主要分析方法有描述性統計、t檢驗、χ2檢驗、方差分析、相關分析等。檢驗水準α=0.05。

  二、研究結果

  1.大學生手機成癮傾向得分、檢出率及童年期親子閱讀經歷得分

学术论文代写,学术论文翻译,英文学术写作  經統計,3184名被試者手機成癮傾向得分為43.32±11.22,其中783名被試的得分≥48分,為手機成癮者,手機成癮檢出率為24.59%;童年期親子閱讀經歷得分為11.63±3.45。在人口學特點方面,由表1可見,女生手機成癮傾向總分及戒斷癥狀、突顯行為、社交撫慰、心境改變等因子分,以及手機成癮檢出率均顯著高于男生(P值均<0.01),童年期親子閱讀經歷得分顯著低于男生(P<0.01);理工科學生除戒斷癥狀、心境改變兩個因子的得分顯著低于文科學生外(P<0.05,P<0.01),手機成癮傾向總分及突顯行為、社交撫慰兩個因子分,以及手機成癮檢出率與童年期親子閱讀經歷得分,與文科學生的差異均未達顯著性水平(P值均>0.05);農村籍學生手機成癮傾向總分及戒斷癥狀、突顯行為、社交撫慰、心境改變等因子分,以及手機成癮檢出率均顯著高于城鎮籍學生(P值均<0.01),童年期親子閱讀經歷得分顯著低于城鎮籍學生(P<0.01)。

  表1 大學生手機成癮傾向及童年期親子閱讀經歷人口學特點 

1.png

学术论文代写,学术论文翻译,英文学术写作  注:*表示P<0.05,**表示P<0.01(下同)

学术论文代写,学术论文翻译,英文学术写作  2.大學生手機成癮傾向與童年期親子閱讀經歷的關系

  相關分析發現,童年期親子閱讀經歷得分與手機成癮傾向總分及戒斷癥狀、突顯行為、社交撫慰、心境改變等因子分的相關系數分別為-0.359、-0.262、-0.338、-0.322、-0.391,均達顯著性水平(P值均<0.01)。為更清晰顯示手機成癮傾向與童年期親子閱讀經歷的關系,把被試者按童年期親子閱讀經歷得分由低到高排序,將排在前27%的被試者作為童年期親子閱讀經歷低分組,排在后27%的被試者作為童年期親子閱讀經歷高分組,排在中間46%的被試者作為童年期親子閱讀經歷中分組,分別統計各組手機成癮傾向得分及檢出率,結果見表2。由表2可知,三組被試者手機成癮傾向總分及戒斷癥狀、突顯行為、社交撫慰、心境改變等因子分之間的差異均達顯著性水平(P值均<0.01)。通過LSD(Least Significant Difference 最小顯著性差異法或多重事后比較法)檢驗發現,除中分組和低分組在戒斷癥狀、心境改變兩個因子的得分差異未達顯著性水平(P值均>0.05)外,在手機成癮傾向總分及戒斷癥狀、突顯行為、社交撫慰、心境改變等因子分均是低分組高于中分組,而中分組又高于高分組(P值均<0.01)。χ2檢驗發現,在手機成癮檢出率方面,也是低分組高于中分組(P<0.01),而中分組又高于高分組(P<0.05)。

  表2 大學生手機成癮傾向與童年期親子閱讀經歷的關系 

2.png

学术论文代写,学术论文翻译,英文学术写作  3.大學生手機成癮傾向與童年期父母參與親子閱讀情況的關系

  表2中也列出了童年期父母參與親子閱讀不同情況被試者的手機成癮傾向得分及檢出率。由表2可見,在所調查的3184名被試者中,有388名被試者報告童年期父母均不參與親子閱讀,即童年期沒有親子閱讀經歷,占比為12.19%;有2796名被試者報告童年期有親子閱讀經歷,占比為87.81%。其中報告主要是母親參與親子閱讀的有1536名,主要是父親參與的有560名,父母均參與的有700名。通過方差分析、LSD及χ2檢驗發現,童年期父母均不參與親子閱讀,即童年期沒有親子閱讀經歷的被試者,手機成癮傾向總分及戒斷癥狀、突顯行為、社交撫慰、心境改變等因子分,以及手機成癮檢出率,均高于童年期有親子閱讀經歷被試者(P值均<0.01);在童年期有親子閱讀經歷的被試者內部,主要是父親參與親子閱讀、主要是母親參與親子閱讀、父母均參與親子閱讀這三種不同情況的被試者,手機成癮傾向總分及戒斷癥狀、突顯行為、社交撫慰、心境改變等因子分,以及手機成癮檢出率,均不存在顯著性差異(P值均>0.05)。

  三、討論

学术论文代写,学术论文翻译,英文学术写作  相關調查發現,大學生手機成癮發生率在15%~35%[14]。本研究發現,大學生手機成癮檢出率為24.59%。由于手機成癮會導致手機占用大學生大量的時間和精力,從而導致大學生投入到學習中的時間和精力不足,進而導致大學生學業不良或學業失敗。而且,手機成癮還會引發睡眠質量不良、人際關系困擾、孤獨、焦慮、抑郁、偏頭痛、高血壓、自殺自傷等諸多身心或行為問題[15]。因此,采取有效措施緩解大學生手機成癮傾向是當前高校之亟需。

  從個體發展的角度來看,個體成年后許多行為特征與童年時期的一些特殊經歷有關。正如前文所述,童年期受忽視、心理虐待等負性經歷能正向預測大學生的手機成癮傾向,即大學生童年期受忽視、心理虐待等負性經歷越多或越嚴重,則越容易發生手機成癮問題。本研究發現,大學生手機成癮傾向與童年期親子閱讀經歷呈顯著性負相關關系,根據大學生手機成癮傾向與童年期經歷的內在邏輯關系,可以認為童年期親子閱讀經歷能負向預測大學生的手機成癮傾向,即大學生童年期親子閱讀經歷越多或越好,則越不容易發生手機成癮問題。

  眾所周知,心理學研究較長時期以來是一種以“疾病模式” 為主導的研究,即消極心理學模式,研究的中心是心理問題或心理疾病,在對某一心理問題或心理疾病進行研究時,又注重研究是哪些問題導致了這一心理問題或心理疾病的發生。現有關于童年期經歷與大學生手機成癮傾向關系的研究,恰好是從消極心理學的角度出發,研究的是童年期哪些負性經歷導致了大學生容易發生手機成癮問題,而很少從積極心理學的角度出發,去研究童年期哪些正性或良性經歷能使大學生不容易發生手機成癮問題。本研究正是以積極心理學為視角,探討童年期親子閱讀這一正性或良性經歷對大學生手機成癮傾向的影響,可以說,本研究是現有相關研究的補充,具有較好的理論意義。

  而且,本研究所探明的事實,對于大學生手機成癮問題的預防與干預也有一定的啟示或幫助。對未來的大學生家長而言,應在其孩子尚處于童年期時重視并做好親子閱讀工作,以降低其孩子進入大學后成為手機成癮者的風險。對手機成癮大學生而言,如果童年期缺少親子閱讀經歷或親子閱讀經歷不佳,可以通過心理學中所謂的“自我重構”的方式,在心靈世界里獲得一個有親子閱讀經歷甚至是親子閱讀經歷良好的童年,從而為有效戒除手機成癮提供重要心理支撐。一些童年期有過負性經歷的人,可以通過寫作對童年期的自我進行重構,從而減少甚至擺脫童年期負性經歷對其成年后的不良影響[16,17]。具體到手機成癮大學生而言,筆者以為,高校如果能把手機成癮大學生組織起來,讓他們以志愿者的身份陪伴父母不在身邊的留守兒童閱讀,應該能讓這些兒童有一個更幸福的童年,同時也能讓手機成癮大學生對童年期的自我進行重構,從而達到干預大學生手機成癮的目的。當然,這一舉措是否有效,還需要進一步的研究予以證實。

  參考文獻

  [1]中國互聯網信息中心.第47次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R/OL].(2021-02-03)[2021-05-031].ttp://www cnnic .cn/hlwfzyj/hlwxzbg/hlwtjbg/202102/P020210203334633480104. pdf.

学术论文代写,学术论文翻译,英文学术写作  [2]師建國手機依賴綜合征[J]臨床精神醫學雜志,2009(2)-:138-139.

  [3]劉勤學,楊燕,林悅,等.智能手機成癮:概念,測量及影響因素[J]中國臨床心理學雜志, 2017(1):82-87.

  [4]胡珊珊,李林英手機成癮影響因素評述[J].社會心理科學, 2014(5):61-65.

学术论文代写,学术论文翻译,英文学术写作  [5]劉勇,陳健芷,趙建芳.哈爾濱大學生人格特質與手機使用及成癮行為的關系[J]中國學校衛生, 2014(7):995-997, 1000.

  [6]王惠玲.童年心理虐待和忽視經歷、述情障礙對大學生手機成癮傾向的影響[D]武漢:華中師范大學, 2014.

  [7]BAUMEISTER R F,BRATSLAVSKY E,FINKENAUER C.Bad is stronger than good[J]. Review of General Psychology,2001(5):323-370.

  [8]NIEDENTHAL P M,BRAUER M.Social functionality of human emotion[J].Annual Review of Psychology.2012(63)-.259-285.

  [9]譚旭東享受親子閱讀的快樂: 1-6歲兒童選書閱讀全方略[M]重慶:重慶出版社, 2012:1-2.

学术论文代写,学术论文翻译,英文学术写作  [10]鄧玉秀親子閱讀共同體建設的實踐與思考[J].小學教學參考, 2021(4):19-21.

学术论文代写,学术论文翻译,英文学术写作  0[1 ]熊婕,周宗奎,陳武.大學生手機成癮傾向量表的編制[J].中國心理衛生雜志, 2012(3)222-225.

学术论文代写,学术论文翻译,英文学术写作  g[ 2]姚慧臨,李潔,周麗,等父母陪伴閱讀對幼兒早期閱讀能力的影響[J]中國學校衛生, 2017(4):519-522.

  0[ 3]陳皎嬌親子共讀的心理學研究[D].重慶:西南大學, 2009.

学术论文代写,学术论文翻译,英文学术写作  0[ 4]任玉嘉,李夢龍,吉彬彬,等.青少年手機成癮與沖動性相關性的meta分析[J].中國心理衛生雜志, 2021(3):200-207.

学术论文代写,学术论文翻译,英文学术写作  0[5]吳佳琪,候善兵,倪揚,等大學生智能手機成癮研究綜述[J].大眾標準化, 2020(6):127-128.

  0[ 6]邵娟萍.當代華裔美國小說中的童年創傷與自我重構[J].南昌工程學院學報, 2018(5):53-58.

  0[ 7]陳兵吉卜林自傳性作品中的童年創傷、自我重構與男子氣概[J]外國文學研究, 2016(5):86-94.

  關于親子關系的論文第二篇:新冠肺炎疫情期間親子關系的危機與重塑:家庭情感實踐的視角

  摘要:對一名舞蹈專業初中生的敘事重構發現,在新冠肺炎疫情居家隔離期間,親子關系危機主要由生活場域縮小、社會壓力加劇、代際溝通不暢引起,表現為親子焦慮情緒的相互滲透、兒童主體性與家長權威性碰撞引發的言語沖突。在家庭情感實踐當中,親子雙方需細心感受對方情感,主動表達情感訴求,給予對方積極的情感支持,形成親子間的積極依戀,這樣才能促進兒童良好品質的發展,養成獨立的人格,獲得個體的自我價值。

  關鍵詞:学术论文代写,学术论文翻译,英文学术写作親子關系;家庭情感實踐,新冠疫情;敘事探究;

  一、問題提出

学术论文代写,学术论文翻译,英文学术写作  2020年初,新型冠狀病毒肺炎(以下簡稱“新冠肺炎”)疫情暴發,舞蹈學院附中的安琪從3月至6月開始居家在線學習。每晚8點練功時,她都需要將練習動作拍成視頻上傳給老師點評。為了保證錄制效果,通常由母親在一旁用手機幫助拍攝。

  過去安琪都是和同學們一起在學校專業教室練晚功,大家熱熱鬧鬧,有說有笑,一兩個小時很快就過去了。如今,安琪獨自在家,而且在母親眼皮底下練功,視頻上交老師后還要挨個做點評,因此需要格外認真,一組動作可能要反復做幾遍直至達到最好的效果才敢發給老師。十幾組動作下來,汗水常常濕透衣服,既耗時又耗力,視頻也常會錄制到很晚。

  母親既怕影響安琪睡覺,又擔心她不能完成作業被老師批評,更擔憂在家自己訓練的效果落后于其他同學,便在一旁嘮叨不停,埋怨安琪磨蹭、動作不到位。安琪感到很委屈—“我已經盡力了,還要怎樣呢?”

  有一次錄制豎岔下胯動作時,安琪將前腿搭在把桿上,后腿搭在摞起的泡沫磚上,但胯跟怎么也落不到地板上,痛得滿臉通紅。在一旁錄視頻的母親看著女兒一直達不到老師的要求,既心疼又心急,便急躁地對安琪吼道:“哭!哭!就知道哭!哭有什么用?視頻要發給老師,動作不到位就要挨批評,老師可不管你疼不疼!”母親的語氣無奈中帶著埋怨,讓安琪更覺委屈。她一屁股坐到地上,歪著頭倔強地大聲哭起來,眼淚唰唰地往下流。母親看到安琪的神情一臉怒氣地說:“那好,你要是不想交作業,那就不交了,也別學舞蹈了,這點兒苦都受不了還學什么!天天在家里上課,什么時候是個頭啊?”

学术论文代写,学术论文翻译,英文学术写作  2020年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打亂了大眾的生活,在防控期間兒童基本被“關”在家庭這個狹小的封閉單位里。當兒童居家學習的表現不能達到家長的期待時,家長難免會有情緒化表現;兒童也會因學習效率下降、家長責備增多而變得迷茫無助。種種情景使得家庭場域中的情感沖突逐漸爆發出來,親子關系也隨著時間流逝越發緊張。不過,這場新冠肺炎疫情也為家長與兒童提供更多相互溝通與了解的時間,同時讓家長以教師的身份進一步走進兒童的學習與生活,有機會重新認識彼此。

  為了真實再現疫情期間家庭中親子的情感生活,我們運用敘事探究的方法,對北京市一個普通家庭中女兒安琪(化名)與家長之間的情感互動進行分析。安琪今年11歲,是一名舞蹈專業學生,在新冠疫情居家學習期間,需要每天在家自行練習舞蹈。前文的敘述就是某一天的場景再現,安琪在錄練功視頻的時候,由于多種原因開始抽泣并與幫其錄制視頻的母親產生了爭執。正是這次親子之間的情感沖突激發了研究者的探究欲望,我們想了解親子關系中的情感實踐何以有別于其他主體間的情感關系,同時反思親子關系掩藏著哪些危機,如何進行有意義的關系重塑。

  二、研究設計

  1.安琪的生活世界

学术论文代写,学术论文翻译,英文学术写作  研究對象安琪是第一作者的親妹妹,目前11歲,是舞蹈學院附中的初一學生。由于研究者和研究對象長時間生活在一起,幾乎參與其整個成長歷程,彼此之間建立了充分的信任。

学术论文代写,学术论文翻译,英文学术写作  在安琪上幼兒園時,家長就將她送入北京市少年宮學習舞蹈。從4歲開始,安琪每周參加一到兩次的課程學習,系統地接受舞蹈訓練。家長為了培養安琪對舞蹈的興趣、提升藝術審美修養,經常帶安琪去國家大劇院或者一些藝術沙龍觀看音樂劇、舞蹈劇。因為受到這樣的熏陶,安琪對舞蹈一直保有著一定的熱情。

  安琪在學校經常參加各種演出、比賽,家長也常常會用相機將舞蹈視頻記錄下來,在幫助安琪反思改進的同時留存紀念。每逢各種節日家長也讓安琪在親友面前展示自己學會的舞蹈,每次都會受到親友的表揚。安琪曾提到:

  “可能最初自己在跳舞時并不是十分自信,但是每當爸爸媽媽極力夸獎我,自豪地向其他人介紹我舞蹈學得很好的時候,我就會十分開心,也更想好好學習舞蹈。”

  幼兒時期的安琪正處于人格發展“勤奮-自卑”階段,渴望通過努力獲得家長的認可與鼓勵,消除內在自卑感[1]。家長對安琪行為的積極肯定與熱情鼓勵,加深了安琪對舞蹈的熱愛,促使安琪形成獨立自信、勤奮堅定的人格。家長也因為安琪的種種優異表現感到驕傲與自豪,在一定程度上加深了親子的依戀關系。

  安琪在10歲左右經老師推薦備考舞蹈學院附屬中學。由于當時安琪在上小學五年級,而考取附中需要測試六年級文化課,同時她的體重、身材比例沒有完全達到標準,需要加大舞蹈基礎和體能訓練,因此備考任務很重。安琪在講述中說道:

  “爸爸媽媽為了能讓我提高各方面能力和身體素質,每天上午上完學校的課后,中午就到學校接我去校外輔導班補習六年級文化課。為了減體重不讓我吃學校的飯菜,而是每天精心為我準備營養成分高、脂肪含量低的午餐,下午學習完文化課,晚上再到舞蹈老師那里學習舞蹈劇目。”

  為了讓安琪考入理想的學校,家長付出巨大的努力。在此過程中,親子之間逐步建立起牢固且持續的情感關聯,滿足了安琪對于歸屬與愛的需要。同時,在家長的支持下,親子之間形成一定的情緒性與依附性的積極依戀情感聯系,讓安琪獲得情緒上的滿足,進一步表現出積極樂觀、努力奮進的良好品質。在安琪和家長的共同努力下,安琪終于考上理想的學校。安琪就讀的舞蹈學校處于大學校園內,可以自由安排學習生活時間,改變了以往每天家長陪伴的生活,她感到前所未有的新鮮與自由。

  然而,一場疫情打亂了此前的生活,生活場域的大大縮小使得安琪與家長有了更多交流共處的機會,家長又重新全方位地參與到安琪的生活與學習中。但是,親子長時間共處,帶來的不僅僅是親子交流的增多,也會由于代際差異、雙方角色地位的不同以及外界的種種壓力產生情感沖突。

学术论文代写,学术论文翻译,英文学术写作  2.敘事探究的方法立場

  家庭場域充滿“競爭”和“對抗”[2]。“父母和孩子構成了家庭生活的主體,父母和孩子間的相互作用和影響成為了家庭教育;家庭教育就在父母和孩子的雙向互動中產生”[3]。敘事探究中的生活故事能夠為家庭親子雙方找尋主體自我、進行家庭情感實踐提供一條線索,以了解家庭場域中“我是誰”的問題,從而理解自我行為及指導改進實踐[4]。本文采用敘事探究方法,使兒童在敘述家庭親子故事的過程中反思和回顧其個人身份,以探究疫情背景下家庭主體間的交互關系,并通過個案了解親子沖突產生的原因、發展的經過,以及親子關系重塑的關鍵要素。由于研究者深度參與了安琪的生活,易出現敘事研究的所謂“結論主觀化”的情況,但從解釋主義的范式來看,這也是敘事探究方法的獨特之處[5]。在“當事人”看似主觀的敘事和“研究者”看似主觀的闡釋中,敘事探究的參與者都能獲得更具體、更深刻的生命體驗,家庭親子關系也在不斷的敘事和生命體驗中得到重構。

学术论文代写,学术论文翻译,英文学术写作  3.從現場文本到研究文本

  敘事探究文本主要來自三個方面。來源之一為研究者與安琪的四次訪談。訪談前研究者告知安琪訪談目的,即了解疫情居家生活期間親子生活以及與此相關的個人學習、生活經歷和親子互動感受。研究者和安琪共處于同一個生活范圍之內,對生活場域內的家庭成員十分了解,也直觀感受了參與者親子之間的互動,而安琪對該研究話題有很強的言說欲望。前兩次訪談主要了解安琪居家線上學習期間的感受、居家與在校生活的差異,以及居家親子日常生活的行為與感受,而第三、四次訪談重點了解兩次關鍵事件之后安琪與家長交流的感受。四次訪談均在安琪家中進行,全程有錄音。

学术论文代写,学术论文翻译,英文学术写作  資料來源之二為研究者與安琪的多次非正式交談與日常生活觀察,并由研究者進行記錄總結。這部分數據用來描述研究對象的生活環境和成長史,作為深度訪談的補充。

学术论文代写,学术论文翻译,英文学术写作  資料來源之三為研究者與安琪家長的交談以及所做的筆記,主要涉及他們對安琪家庭教育的看法,以期從不同的角度對前兩類信息加以印證,獲得不同研究對象對于親子關系的不同認知,闡述較為全面的研究內容。研究者將兩輪深度訪談錄音轉錄為文字材料,并反復閱讀該文字資料,整理出五個相對獨立的敘事片段,結合相關理論做出解讀,最后將改寫整理后的故事交由安琪確認。

学术论文代写,学术论文翻译,英文学术写作  在對敘事資料的分析上,我們采用三維敘事空間的方法,即從時間性、社會性和地方性三個維度構建安琪的生活故事[6]。時間性指的是在過去—現在—未來的時間軸上達成安琪經驗的連貫性;社會性指的是從安琪與家長、同伴、老師的交互關系中,理解安琪疫情期間生活經驗的復雜性;地方性指的是聚焦新冠疫情這一特殊的情境,展開對親子關系與情感實踐的集中探討。

  三、敘事片段與分析

学术论文代写,学术论文翻译,英文学术写作  1.隔離生活撬動親子關系危機

  2019年9月安琪進入舞蹈學院附中學習,平日都在學校住宿,改變了以往長時間和家長共同奔波于學校和家庭兩點一線的生活,每周六中午放學才與家長相聚一天。安琪入學后的生活相較于之前的生活場域更加多元,接觸到更多親情之外的人際關系,于是家庭中的親子關系發生微妙的變化。

  說到學校里的生活,安琪總是興奮地介紹自己在大學校園的新奇感受:

  “在學校里什么事情都可以自己做,因為孩子小的時候都比較喜歡自己能在大校園里學習,或者跟同學一起出去玩,尤其是整天跟朋友在一起。我們一起從一個教室奔向另一個教室,和幾個好朋友一起去校內的超市采購,在宿舍里相互梳頭、聊天,不像在小學一樣什么都有老師管著。”

  安琪的描述表達出對自主生活的向往與喜愛,而校園生活也滿足了安琪對于獨立自主生活的需要,這是與在家長長期管教以及中小學教育模式下完全不同的自由。

  然而,新冠疫情使安琪的生活空間出現很大變化,安琪只能長時間與家長一起宅居家中,處于與外界相對隔離狀態。在學習上,老師從課堂授課改為網絡教學,安琪從在不同的專業教室間穿梭,轉換到只能在書桌前和舞蹈房中自主學習。在生活上,平常的舞蹈劇、室外活動也縮減成偶爾看線上電影。這種學習方式和學習環境的變化,對安琪的學習熱情和學習狀態產生了影響,在一定程度上遏制了她探索外界事物的欲望。在人際交往上,安琪失去與老師的溝通和同學間的交往嬉鬧,增加了與家長的溝通,但隨之而來的是與家長間邊界感大幅度減少,受到家長管教、干涉、影響的概率大大增多。

  當問到安琪在家上網課的感受時,她表示:

学术论文代写,学术论文翻译,英文学术写作  “現在和以前在學校上學大不同,在學校上課的時候媽媽不能一直跟著我到各個教室。但是在家里,雖然媽媽可能不會聽我上什么課,但是有的時候老師說表揚名單的時候,媽媽會突然說一句‘怎么沒有你呢’。其實媽媽也是時刻都在關注著我每天在干什么,作業有沒有完成,感覺好像跟我在一起學習,在家的時候督促我的時間、次數會更多。”

  安琪在家上課時,母親雖然沒有一直坐在她身邊聽她上課,但是會和大多數家長一樣時刻都關注著兒童的舉動:每天在做哪些事情,作業是否完成且完成質量如何,是否獲得老師的表揚。家庭系統理論認為家庭是一個“開放的、持續發展的、自我約束的而又具有獨特性、代際結構的社會系統”[7],家庭成員之間相互影響。家庭場域的縮小使得家長有更多的機會參與到兒童的學習生活當中,關注兒童的一言一行。這樣長時間、全方位的生活參與,使家長與兒童之間的“邊界感”逐漸喪失,容易誘發親子沖突[8]。

  2.家長權威下限制和自由的矛盾

学术论文代写,学术论文翻译,英文学术写作  由于家長與兒童之間存在年齡與閱歷的差距,使得家長占據了一種約定俗成的權威地位。在家庭生活場域中,家長占有經濟、文化和倫理資本,成為家庭親子關系的“支配者”,影響著親子關系的聯結[9]。隨著兒童年齡的增長和認知能力的不斷提升,他們對家長的權威性產生抵制。即便家長權威難以撼動,也無法避免兒童對家長的教育進行有選擇的服從,兒童不由自主地萌發對自由的渴望。

  當問及安琪此時備受家長關注的感受時,她說道:

学术论文代写,学术论文翻译,英文学术写作  “之前在學校經常見不到媽媽,有時候會想讓媽媽陪著我。因為在學校都是同學,沒有像家人那么親近。但現在長期在家中生活,就會比較留戀在學校跟同學們在一起的自由生活。”

  此時的安琪已經感受到長時間的居家生活使得她的生活空間與交流對象的范圍縮小帶來的疲倦,也開始意識到家長的監管讓她失去了自主性,所以渴望獲得更多的空間。此種情景正是兒童渴望自我獨立的體現。

  當問到安琪希望家長與自己有什么樣的相處模式時,她認為:

  “該監督的時候監督,該自主的時候自主,可以自己做事情,安排時間。但是,也希望家長可以在一些我不知道該做什么的時候給我一個提醒或者督促,在閑暇的時候讓我自己安排事情。比如:我完成今天的任務后放松的時候,可以自己安排時間看一會兒手機;但如果時間長了,家長就可以督促我。我不太希望的是我剛停下來休息,家長就在旁邊不停地說。我覺得可以適當地放松,我希望可以從早晨起來就自主安排時間。”

学术论文代写,学术论文翻译,英文学术写作  家長由于對兒童的負責與關心,會過度關注兒童的一舉一動。從清晨起床到晚間洗漱,安琪每個細小的舉動都牽動著家長的心:“又在磨磨蹭蹭,不知道抓緊時間嗎?”“快去寫作業,還有那么多的作業沒有寫完,你不著急嗎?”“營養要均衡,多吃蔬菜、多運動,這樣才會長身體。”“看看都幾點了,還不去睡覺?!”類似這樣的督促時常在家中上演,家長的目光似乎無時無刻不在追隨兒童,兒童的行為一旦不符合家長的心理預期就會引發父母的焦慮與擔憂。

学术论文代写,学术论文翻译,英文学术写作  家庭場域中存在的“雙向互動親子關系”,會使家庭成員之間相互影響,彼此的情緒相互蔓延[10]。家長沒有意識到對兒童生活的全面參與會帶給兒童壓力。隨著社會的發展,家庭場域中兒童主體性的行為表達與家長權威性的權力地位之間不乏激烈的親子沖突,特別是居家隔離期間,親子關系的危機被凸顯出來,給家庭情感實踐帶來一定的挑戰。

学术论文代写,学术论文翻译,英文学术写作  3.親子之間的話語沖突與關系裂隙

  親子間充斥著主動情感和被動情感。“主動即情感在實踐中的自主表達與傳遞訴求,以及負向情感的產生與輸出;被動則需承受來自場域各種復雜多變的因素對情感所造成的沖擊”[11]。在新冠肺炎疫情居家隔離時期,外界疫情帶來的特殊沖突將關于健康風險的議題滲入到其他與健康無關的議題中,在給機構組織、公民主體帶來直接或間接影響的同時,也沖擊著家庭單元中日常的親子關系,影響著家庭情感實踐。

  親子長時間的接觸使得家長對于安琪的關注從關心生活、健康的整體目標,聚焦到生活與學習的方方面面,從學習成績到生活習慣,甚至有了更高的要求。家長看到安琪的表現不符合自己的期待時,就會擔心安琪在學校能否安排好自己的學習與生活,甚至出現焦慮情緒。同時,由于居家學習缺少專業老師的指導,家長逐漸充當起臨時輔導老師的角色,幫助安琪錄制視頻作業、壓腿、糾正動作。在指導安琪的同時,家長總擔心自己的指導行為是否恰當,時間安排是否合理,更擔心兒童在家表現松散會導致在開學以后落后于其他同學。這種焦慮情緒也逐漸蔓延到安琪的身上。安琪的母親提到:

  “我認為兒童在家的學習生活應該是有規律的,充實而不浪費時間,而且我覺得要提高一定的抗壓能力,我就希望周一到周五的時間能充分利用,其他時間也要緊張有序,可以更換不同科目去換換頭腦。也許有人會認為這樣太累了,但是我認為現在不辛苦一些,將來就會更加辛苦。你在松懈的同時也許你的同齡人都在努力,我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夠明白這一點。”

  疫情的到來使家長深切感受到社會的復雜多變,他們由于自身能力的不足無法指導兒童,會產生擔憂兒童落后于他人的焦慮。然而,此時的安琪正處于身心快速發展的階段,對自身以及外部環境的認知不斷重構與提升,這種認知發展態勢使得安琪“性格表現極不穩定”[12]。在叛逆心理以及自我意識的共同作用下,安琪對獨立生活充滿向往,會將家長的管束視為禁錮。因此,當親子雙方在因認知水平、閱歷積累、角度立場等差異而產生相異的觀點時,親子沖突的發生不可避免。

  一次錄練功視頻時,由于難度的大幅增加引起肢體疼痛,安琪不禁抽泣起來。錄視頻的母親看到安琪在哭泣,影響視頻的效果,就開始急躁地詢問安琪哭泣的原因。安琪沒有說話只是一直哭泣,母親就生氣地說:“那好,你要是不想交作業,那就不交了,也別學舞蹈了,這點兒苦都受不了還學什么!天天在家里上課,什么時候是個頭啊?”說完轉身就離開了。

  母親對安琪的行為刺激與擔心安琪無法高質量完成舞蹈作業的情緒化反應,傷害了安琪的自尊心。安琪大喊“好,我不學了”,繼而更大聲地哭泣起來。母親聽后徹底被激怒:“你愛學不學!”

  在此次爭執當中,安琪前期的非言語回避行為激怒了情緒化反應中的母親,“那好,你要是不想交作業,那就不交了,也別學舞蹈了,這點苦都受不了還學什么!”這樣的話語不僅隱含一定的否定用意,甚至威脅到安琪的自尊心,引起親子雙方在言語上的沖撞。“好,我不學了”,安琪這句情緒化的回應在表達憤怒情緒的同時,擴大了親子情感的裂隙。

  在家庭語境下的親子關系中,“家長采取否定、批評、責備等言語行為,就會引發兒童的反感和對峙,拉大雙方的心理距離,激化情緒反應,引發對撞性言語沖突”[13]。母親因看到兒童長期生活在家中,缺少專業教師的指導,產生了較為嚴重的焦慮。這種焦慮情緒在作業壓力與兒童看似不認真的表現激化下,讓母親喪失情緒控制,用暗含否定的言語傷害安琪的自尊心,于是親子間產生較為嚴重的情感沖突。

学术论文代写,学术论文翻译,英文学术写作  4.家庭情感實踐的理性回歸

学术论文代写,学术论文翻译,英文学术写作  “家長之愛其子根于天性,其情感之深厚,無足以尚之者”[14]。親子之情不僅是維系子女生存的精神支撐,而且展示了人類特有的一種自然質樸、醇厚溫馨、無私無畏的情感世界。作為家庭場域中關懷關系中的兩個主體,親子雙方在發出需求、接收關懷需求、實施關懷以及給予反應中會形成一種互動關系[15]。同時,需要親子雙方在聯結與分離、歸屬與個性化、融合與自主之間尋求一種平衡,以培養家庭成員共情和信任、溝通和合作的能力,能夠認同并尊重彼此的差異性[16]。

  爭執過后,當安琪的情緒稍有平復,研究者走上前詢問安琪哭泣的原因,她說道:

学术论文代写,学术论文翻译,英文学术写作  “因為疼,還有發泄吧。哭的時候可以把平常所有的累和苦等等都發泄出來。當哭久了感到累的話,疼痛感就減少了,可以分散注意力。”

学术论文代写,学术论文翻译,英文学术写作  當問到是否想要放棄舞蹈時,安琪回答:

学术论文代写,学术论文翻译,英文学术写作  “我畢竟還是喜歡跳舞的,能夠跳好看的舞蹈,穿好看的衣服,化好看的妝,是一件非常光彩的事情。但其實我也放棄過,想過我是不是要放棄走這條道路。但是,我看過的綜藝《舞蹈風暴》,里面那些舞者都是中國頂級的舞者,他們說小時候也想過要放棄,但最終還是因為自己喜歡舞蹈,所以才會堅持下來。”

  其實安琪內心對舞蹈也有自己的執著與堅持,這是在家長的長期教育影響之下,親子互動關系形成中產生的強烈且緊密的“親子親合關系”[17]。這種“親子親合關系”不僅體現為家長與子女之間的情感依戀,也體現在情感實踐之中,促使安琪產生對于學習舞蹈的堅定信念[18]。其實,在親子發生爭執以后,雖然母親的非理性言語行為在一定程度上刺激了安琪的內心,但安琪的目光卻一直追隨著因生氣而離開的母親,偷偷地關注著母親的神情變化。當研究者追問安琪對家長的感受時,安琪這樣答道:

学术论文代写,学术论文翻译,英文学术写作  “家長很辛苦,因為我們現在學舞蹈需要減肥,媽媽每天就會到我的學校,一直等到晚上9點多我回宿舍,才會回家,基本上大半天都在學校,每天這樣奔波。期末是最累的時候,媽媽就每天6點起床,7點多就過來了,我覺得還是挺辛苦的。”

学术论文代写,学术论文翻译,英文学术写作  安琪始終沒有說出之前在母親質問時沒有回答的理由,或許是無法言說,又或是情緒作祟。但安琪內心并未從根本上厭惡家長的管教,而是認可家長對她的傾情付出。這種情感是在長期親子互動中,家長對安琪無微不至的陪伴而產生的親子依戀。

  當安琪的情緒冷靜下來以后,為了能讓安琪及時遞交作業,研究者為安琪錄制了視頻。視頻上傳給老師以后,很快獲得老師“做得不錯,繼續努力,要是能再瘦點就更好了”的點評。

  看到老師的回復,安琪高興地喊出來:“媽媽,老師說我做得不錯!”此時,研究者觀察到此時生氣的母親同樣也在神經緊繃地等待老師的回復。當聽到安琪對于教師評價的轉述時,母親不由自主地說道:“哼,叫你多運動你不聽,看!又被老師說了吧!”

学术论文代写,学术论文翻译,英文学术写作  聽到此話,安琪小心翼翼地走到母親身邊,看著母親輕聲低笑,并向母親道歉。母親聽到安琪的話,說道:

学术论文代写,学术论文翻译,英文学术写作  “作為家長我也愿意躺在沙發上休息,不愿意蹲在那里幫你去錄制10分鐘的視頻,我也會累,但家長的出發點都是為了孩子好。可能過去有一種說法,家長總是打著‘都是為了你’的旗號,其實如果家長對孩子不關心,什么都不操心,那你將來的生活肯定就是一塌糊涂。家長就是為了你,為什么不去管其他孩子呢?但是很多孩子體會不到這樣的心情,就會覺得你管我那么多干什么,但其實等你長大了以后就會覺得家長有一定的道理。而且媽媽想告訴你,有什么想法要跟媽媽說,你不說我怎么知道呢?”

学术论文代写,学术论文翻译,英文学术写作  母親真情流露的背后是對安琪的期望,更是對安琪前程的擔憂。教師對學生的認可成為親子沖突緩和的契機,也在一定程度上緩解了家長的焦慮情緒。母親希望孩子能表達出內心的真實想法,是對緩和親子關系的積極嘗試,也是期望親子深入溝通的情感實踐。此次親子沖突在釋放親子焦慮情緒的同時,給予親子深入交流情感的機會,拉近了雙方的距離,讓安琪意識到自身的價值與前進方向。親子關系恰恰是在這一次次的情感碰撞之中不斷調適磨合,找到雙方情感的歸屬點。

  5.親子關系的實踐重塑

学术论文代写,学术论文翻译,英文学术写作  居家學習生活即將結束之際,學校組織線上期末考試,全家齊上陣,共同為安琪做準備工作。此次期末考試在考查學生學習成果的同時,仿佛更是一場家庭教育間的“博弈”。安琪在這場考試中獲得班級總評第一的成績,家長表現得比安琪更為欣喜。母親用雙手捧著安琪的臉說:

学术论文代写,学术论文翻译,英文学术写作  “寶貝太棒啦,但還是要繼續努力。很多同學看到這次沒有考好,這個暑假肯定會好好學習,如果你不繼續保持,開學測驗你的成績肯定就會下降!”

学术论文代写,学术论文翻译,英文学术写作  安琪剛剛獲取好成績,認為可以休息一段時間,聽到母親說的這段話,臉上失落的神情又漸漸浮現。趁著母親還在欣喜地跟她說著期末計劃的時候,她打斷母親:

学术论文代写,学术论文翻译,英文学术写作  “媽媽,我知道你都是為了我好,我也一直認真學習,努力練功,可是現在要放假了,我能不能先玩一段時間,我太累了。”

  母親聽后一愣,突然意識到長期的學習給兒童造成很大的壓力。安琪此刻內心自我意愿的積極表達,是對自己獲得一定自由空間的爭取,更是想與家長去溝通的積極嘗試。

学术论文代写,学术论文翻译,英文学术写作  2020年7月,居家在線學習的第一學期結束了。一次安琪在寫暑假作業時,忍不住拿起手機,母親擔心安琪做作業的情況,就悄悄來到安琪的房間外。安琪聽到母親進門的腳步聲,害怕被母親發現,就迅速關閉手機放在一邊,假裝寫作業。母親進到房間時看到安琪在書桌前低頭寫作業,正感到欣慰時發現安琪身邊放著手機,走過去不經意地摸了下手機,感到手機有些發燙,心里頓時猜測安琪剛才一定是在偷玩手機。但母親并沒有說什么,而是轉身平靜地離開房間。

  在晚上吃飯的時候,母親問及安琪寫作業的情況,語重心長地說:

学术论文代写,学术论文翻译,英文学术写作  “安琪,馬上就要返校了,作為一名學生要抓緊時間完成作業,在這個基礎上可以再安排一些其他的假期活動。手機可以適當看,但是寫作業的時候還是要專心,寫完作業的時候可以看手機,能夠克制自己的人今后才能更加優秀。”

  母親的一番話讓安琪聯想到上午寫作業時,母親摸到自己的手機時可能有所察覺,卻沒有直接說出來。當研究者向安琪問及此事時,安琪感到有些羞愧:

  “我這次的做法好像是有些不太對,但有時總是忍不住想看手機。媽媽一來又害怕被發現,其實有時候心里也是很矛盾的,想去寫作業,但手機總會誘惑我,我就總是禁不住誘惑。媽媽這一次不像以前發現了就大聲對我吼,而是讓我自己意識到這次的做法是錯誤的,以后要避免發生這一類的事情,可以在寫完作業之后再去干其他的事情。我覺得媽媽這次的做法更能讓我反省自己。”

  研究者問及母親為什么沒有在發現安琪看手機時直接指出,母親答道:

学术论文代写,学术论文翻译,英文学术写作  “因為她現在已經12歲,進入青春期了,可能會有一些逆反心理。我們之前發生的沖突,就是因為兩個人情緒都非常激動,沒有好好地溝通。所以我覺得可能要換一種方式,最好從道理上去說服她,希望能對她有所觸動,改變學習態度,應該是家長在不在身邊都要能管住自己。”

学术论文代写,学术论文翻译,英文学术写作  家長這種“望子成龍、望女成鳳”的高期待與兒童對于自由的渴望而產生的代際矛盾,是親子之間發生情感沖突的主要原因。安琪的優異成績、教師的贊許是親子關系重塑的契機。然而,良好親子關系的建構不僅依靠外界的肯定,更需要“家長情緒的有效管理,以及親子情感交流中的積極表達、理解接納與溫暖支持”[19],這樣才能促使兒童獲得更高的幸福感。

  家庭是最小的社會生活單位,其中注定存在親子間的對立、沖突,有對立沖突就會有親子間的情緒反應。雙方應不斷找尋一種適合的方式進行溝通,細心感受對方的情感,給予一定的積極評價[20]。安琪的母親在家庭教育中有意識地轉換方式,可以使安琪更愿意接受母親的做法,靜心思考自身的錯誤。此次疫情使得親子之間能夠深入溝通與交流,在對話與實踐中不斷重塑、建立良好親子關系,感悟親子間那份無法割舍的親情與無私的愛。

  四、研究結論

  在家庭關系網絡之中,兒童主體性的行為表達與家長權威性的權力地位之間發生碰撞,而家長的情感支持與在長期家庭情感實踐中形成的親子依戀也在疫情之下被重新構建,兩者共同推進家庭情感實踐主體雙方的身份構建與親子親合關系的形成(見圖1)。基于對敘事片段的剖析,本研究提出如下三個議題,對家庭親子關系的建立提供反思的空間。

 1.png

  圖1:疫情期間家庭情感實踐的內在關系   

学术论文代写,学术论文翻译,英文学术写作  首先,疫情之下兒童長期與家長宅居家中,由于生活場域的縮小,親子雙方有了更多溝通和親近時間,但兒童相應減少了與家長以外的人際交往,他們在心理上感覺孤單,在行為上受家長管教、干涉的概率增大,與家長之間的邊界感降低。同時,由于疫情的影響,兒童長期沒有回歸學校參與正規教育,家長難以了解兒童的現階段水平,產生了同儕壓力和焦慮。這種擔憂在社會各種媒介信息傳播的影響之下與日俱增,最終導致親子間的情感沖突頻頻發生。

学术论文代写,学术论文翻译,英文学术写作  其次,親子之間是一個雙向互動的代際系統,在新冠肺炎疫情居家隔離這個特殊時期,外界疫情帶來的緊張態勢給家庭親子關系帶來壓力。當兒童的學習、生活表現不符合家長的要求時,家長就會出現焦慮情緒并通過言語行為傳遞到兒童身上。當家長對兒童采取否定、批評、責備等言語行為時,就會引發兒童的反感和對峙,進而拉大雙方的心理距離,激化情緒反應,引發親子沖突。因此,家長需要給予兒童更多的溫暖支持與信任接納,關注兒童真正的需求。兒童也需要給予家長更多的理解與包容,并做好情緒管理。這種信任與支持不僅依靠外界的肯定,更需要親子之間主體訴求的表達與情感支持,親子雙方需細心體驗對方的情感,拉近親子之間內心的距離。

学术论文代写,学术论文翻译,英文学术写作  最后,親子雙方是家庭場域中關懷關系的兩個主體,在互動關系中會建立相互關愛、依戀和依賴的關系,進而產生親子親合關系。雖然親子之間時有沖突產生,但愛與依戀會將雙方緊緊相聯。在這種積極的情感支持下構建良好的親子關系,能促進兒童發展樂觀自信、努力奮進、堅毅不拔的良好品質,養成獨立的人格,獲得個體的自我價值。因此,家長應有意識地轉換家庭教育的形式,適當明晰家庭主體間的邊界感,對家庭生活方式進行多種嘗試,讓愛與積極依戀浸潤在家庭實踐活動中,增加親子對話的機會,實現良好的親子親合關系。

  參考文獻

学术论文代写,学术论文翻译,英文学术写作  [1][英]瓦爾西蒙諾茲,彼得皮爾斯.人格的發展[M].唐蘊玉,譯.上海:上海社會科學院出版社, 2006 : 45.

  [2]葛敏,繆建東家庭教育實踐的方法論闡釋:基于場域的視角[J].首都師范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8(4):176-177.

学术论文代写,学术论文翻译,英文学术写作  [3]孫俊三,孫松竹.家庭教育是基礎教育也是終身教育[J].湖南師范大學教育科學學報, 2006(5): 103.

  [4]Connelly,F.M.& D.J.Clandinin. Shaping a Professional Identity:Stories of Educ ation Practice[M].London,ON:ALthouse Press,1999 : 3.

学术论文代写,学术论文翻译,英文学术写作  [5]D.J.Clandinin, Handbook of narrative inquiry:Mapping a methodology[M]. Thousand Oaks,CA:Sage. 2007 : 35-76

学术论文代写,学术论文翻译,英文学术写作  [6]J.Green,G. .Camilli& P. Elmore(Eds. ).Complementary methods for research in education[M]. Washington,D.C .American Educational Research Association,2006 : 477-488.

学术论文代写,学术论文翻译,英文学术写作  [7]廖小平.代際互動:未成年人道德建設的代際維度[M].北京:人民出版社, 2009 : 23-25.

  [8]涂翠平,方曉義,劉釗.家庭環境類型與青少年親子沖突解決的關系[J]心理與行為研究, 2008,6(3): 190-191.

学术论文代写,学术论文翻译,英文学术写作  [9]葛敏,繆建東家庭教育實踐的方法論闡釋:基于場域的視角[J]首都師范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8(4):178.

学术论文代写,学术论文翻译,英文学术写作  [10][英]安東尼吉登斯現代性與自我認同[M]夏璐,譯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 2016 : 84-91.

学术论文代写,学术论文翻译,英文学术写作  [11]陳斯琪論教師教學情感的實踐邏輯[J]教育理論與實踐, 2019,39(28) : 53.

  [12]郝心怡.親子關系、同伴關系與寄宿制高中生心理韌性的關系[D].蘭州:西北師范大學, 2020: 16.

  [13]鄭輝,陳芳人際語用學視角下的親子沖突性話語:語用特征和語用機制[J]外國語言文學, 2019,36(3) : 266.

学术论文代写,学术论文翻译,英文学术写作  [14]朱小受,梅仲蓀兒童情感發展與教育[M].南京:江蘇教育出版社, 1998 : 194.

  [15]吳曉慧關懷倫理視域下兒童的家庭教育研究[J].成才之路, 2021(10): 25.

学术论文代写,学术论文翻译,英文学术写作  [16]曹乃平.家庭系統化視角下親子關系問題探析[J].決策探索(下),2020(8) : 92.

  [17]宮秀麗,劉長城,魏曉娟青少年期親子關系的基本特征[J].青年探索, 2008(5): 44.

  [18]張文新青少年發展心理學[M].濟南:山東人民出版社, 2002 : 122.

学术论文代写,学术论文翻译,英文学术写作  [19]潘凌艷.從親子親合視角看親子關系的情感聯結一對福州市 美好家庭建設調研的思考[J]蘭州教育學院學報, 2019,35(6): 160.

  [20]羅凌云,蘇瑩榮青少年期親子關系及其調適[J].青年探索, 2011(1): 78.


相關標簽:
  • 報警平臺
  • 網絡監察
  • 備案信息
  • 舉報中心
  • 傳播文明
  • 誠信網站

在線客服

售前咨詢
售后咨詢
微信號
Essay_Cheery
微信
英国代写_英国作业代写_代写风险_代写容易被发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