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學文書代寫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留學文書代寫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留學文書代寫 > 文學論文 > 外國文學論文

《紅字》與《德伯維爾家的苔絲》中的女主人公比較

來源:名作欣賞 作者:馬欣鈺
發布于:2021-08-24 共7010字

  摘    要: 19世紀美國浪漫主義作家納撒尼爾·霍桑的《紅字》與英國現實主義作家托馬斯·哈代的《德伯維爾家的苔絲》是屬于不同民族和國別的兩部作品,在表現女性悲劇命運方面存在許多相同之處。通過對比可以發現,作家霍桑與哈代具有相似的經歷和思想觀念,作品《紅字》與《德伯維爾家的苔絲》在社會狀況、故事情節和女性人物性格方面存在驚人的相似。同時,通過對比可以看出兩部作品在表現女主人公反抗方式和命運結局方面各有側重。

  關鍵詞 :     海斯特,苔絲:女姓悲劇,

学术论文代写,学术论文翻译,英文学术写作  19世紀美國浪漫主義作家納撒尼爾·霍桑所作的《紅字》與英國現實主義作家托馬斯·哈代所作的《德伯維爾家的苔絲》是英美文學歷史上的兩部不朽之作,兩部作品的國別不同、背景迥異,但兩部作品在表現女性反抗歷程和悲劇命運上存在諸多共同之處。本文擬運用對比的方法,從社會環境的相似性、人物命運、性格缺陷、反抗方式及結果等幾個方面,對兩部作品中的女主人公海斯特與苔絲進行對比解讀,以期揭示人性的共同之處和情感體驗的相似性。

  一、社會環境的相似性

  生存環境對人的成長經歷和命運具有十分重要的影響。海斯特與苔絲兩位女主人公所處的社會歷史時期都處在一種動蕩與變革之中,社會中根深蒂固的門第觀念和封建社會的道德規范對其人生選擇和命運走向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一)社會的動蕩與不安

  海斯特與苔絲都身處在社會變革動蕩之中。《紅字》的敘事以17世紀的北美殖民時期為背景,清教徒企圖以上帝選民的身份在美洲殖民地建立新的社會結構和秩序,以清教教義為核心的價值觀沖擊著北美殖民地早期新英格蘭地區,原本荒蠻的生活方式遭到破壞。殖民地人民始終生活在清苦嚴苛的清教秩序下,行為舉止時刻受到教義的束縛,因此人們只有兩種選擇:壓抑人欲恪守清苦生活或追求自由而招致罪行懲罰。《德伯維爾家的苔絲》的時代背景是19世紀維多利亞時代,這一時期機械化操作的工業文明開始興起,迅猛發展的資本主義勢力對農村傳統的生產和經營方式產生了巨大沖擊,農村原本自給自足的生產經營方式被中斷,農民被迫破產轉變為受剝削的雇傭勞動力。

1.png

学术论文代写,学术论文翻译,英文学术写作  在動蕩變革的社會中,沒有經濟收入能力的女性更難以自由生存和抉擇,承受著社會政治、經濟、道德和男權勢力的多重壓迫。這一時期的女性同樣面臨著兩種選擇:順從或反抗。而在當時的社會環境中,女性一旦選擇反抗,極易走向受壓抑、被排擠的悲劇結局。

  (二)門第觀念對女性人生選擇的限制

  海斯特與苔絲都有著清苦貧寒的家庭背景,身為女性只能隱忍不幸的出身,對人生選擇做出妥協和退讓,地位低下的出身背景成為她們走向苦難的助推器。

  海斯特出生在老英格蘭的貴族家庭,因家業的衰敗而艱難維持生計。生存的壓力和少女的單純無知,限制了海斯特對人生和愛情婚姻的選擇,嫁給了有財產和學識卻年老的齊林沃斯,“她的‘含苞的青春’與齊林沃斯的‘衰朽’結成了一種錯誤而不自然的關系”,苦悶的生活拉開了少女的悲劇序幕。

学术论文代写,学术论文翻译,英文学术写作  苔絲·德貝菲爾一家的祖先是聲名顯赫的德伯維爾爵士家,隨著名門世家的衰落,到苔絲的父親這一代已經淪落為普通的個體農民,只能艱難地維持生計。苔絲的父母懶惰怠慢、安于現狀,并對遠親德伯維爾莊園地主家抱有攀龍附鳳的欲望和幻想,將所有希望寄托在長女苔絲身上。如苔絲的母親所說:“你為什么總想著自己,就不想想為家里人做點好事?”苔絲雖清高自重、顧及顏面,但她的生存現狀和家庭責任感迫使她只能按父母的期望到德伯維爾家做工,她的悲劇命運從此拉開帷幕。

  (三)社會道德規范對女性行為的束縛

  海斯特與苔絲兩位女性都觸及了作為女性在當時社會生存的底線——失去貞潔。所以在嚴酷的宗教觀念和封建傳統觀念的約束下,偷食禁果的行為必然會遭到周圍人的譴責和排擠,從此她們始終處于被看和被議論的處境中,不能為社會所容。

  《紅字》以1642年—1649年北美殖民地新英格蘭地區嚴酷的教權統治為背景,揭示了清教規定對人性的束縛和迫害。霍桑圍繞海斯特胸前的“紅字”意象討論了貞潔和道德對女性的重大意義。最初海斯特因犯下通奸罪而在絞刑臺上示眾時,繡在胸前的猩紅色的“A”代表了“Adultery(通奸)”,象征違背社會道德規范的罪孽和恥辱。在示眾的場景中,首先出現的是對其惡意最大的女性群體,她們擠到最靠近絞刑架的位置圍觀海斯特,稱其為“壞女人”“厚顏無恥的蕩婦”,聲稱要在海斯特的額頭上燙個烙印,將其處以死刑。周圍人甚至賦予紅字離奇的恐怖色彩:“那個象征標記被地獄的火焰烤得通紅,不管海斯特在夜間走到哪里,都可以見到它閃閃發光。”1人言可畏,為了求得眾人寬恕,海斯特只得帶著女兒遠離人群,通過清苦的辛勤勞作和美好的善行來贖罪,胸前的紅字“A”才最終從層層罪行中剝離出來,從“Adultery(通奸)”演變成了“Able(能干)”“Angle(天使)”。而這個艱難痛苦的過程耗盡了她畢生的時光。

  《德伯家的苔絲》以19世紀后期資本主義工業革命和城市文明侵入古老鄉村地帶為背景,描繪了農民階級處于為資產階級宗教、法律、道德服務的被動地位,而最終走向貧困和破產的悲慘圖景。女性無不受制于資產階級強調貞潔、禁錮思想和壓抑女性地位的虛偽道德中。被亞力克誘奸后的苔絲在回家的途中遇到了“為上帝的榮耀而干活”的工匠,墻上粉刷著《圣經》教義的文字,且同樣是醒目的紅色大字:“你不要犯通奸罪。”“你的滅亡也必速速來到。”2每個字的后面都要寫上一個逗號,提醒著苔絲失去貞潔的罪行。失身的苔絲生下一名嬰兒,在家中躲藏了幾個月后終于鼓起勇氣走向農田進行勞動。相比于海斯特,苔絲周圍的人雖然對她的遭遇議論紛紛,但抱有更多好奇和憐憫可惜的態度:“這種事總是讓最俊俏的人遇上!”“唉,她那是自尋煩惱。”苔絲對周圍人的目光和議論尤為在意,因而時刻背負著恥辱的精神枷鎖,難以回到正常生活。

学术论文代写,学术论文翻译,英文学术写作  變革動蕩中的社會政治、經濟、傳統道德規范對女性的生存產生了多重壓迫。政治教義的統治、清貧門第的限制以及“貞潔至上”的道德觀將女性置于壓抑、嚴苛的生存環境中。在這樣的大環境中,海斯特與苔絲在行動上勇于反抗社會現實,因此被視作異端,處于被社會排擠的悲劇之中。

  二、命運的相似性

  海斯特和苔絲這兩位女主人公在愛情經歷和生命歷程中有許多相似之處。年輕、天真爛漫的少女分別與狡黠、懦弱的男性發生了錯誤的兩性關系,美好的青春被葬送,一生遭遇男權暴力的摧殘和凌辱。

  (一)女主人公青春被葬送的悲劇

  海斯特因貧窮嫁給丑陋年老的丈夫,苔絲因年幼無知被冒牌的貴族遠親亞力克誘奸,肉體和精神上的情感傷害是她們悲劇人生的開端。

  其次是失去貞潔、婚外產子后被社會排擠、被迫勞動的悲劇:海斯特在丈夫杳無音訊后與牧師丁梅斯戴爾結合生下一女,被判通奸罪入獄,出獄后被信奉教義的人唾棄和排擠;被誘奸的苔絲回家后懷孕并痛失愛子,遭到周圍人的疏遠和排擠。

  第三是被愛人背叛和幸福破滅的悲劇:海斯特的愛人丁梅斯戴爾不敢承認通奸共犯的身份,最終因痛苦和罪惡感而贖罪后死去,導致海斯特永失愛人;苔絲開始新生活后與克萊爾相戀,在新婚之夜克萊爾因苔絲失去貞潔的事實而將其拋棄,苔絲痛失愛情,在精神上受到了致命打擊。

学术论文代写,学术论文翻译,英文学术写作  最后,是喪失余生幸福的悲劇:海斯特完成贖罪后放棄自由生活,回到教區后依然佩戴著紅字“A”繼續從前的生活,直至去世與丁梅斯戴爾合葬;苔絲舉起利刃向造成其悲劇人生的始作俑者亞力克復仇,最終被處以絞刑,付出了生命的代價。

  (二)男權暴力對女性的摧殘與凌辱

  海斯特與苔絲一生中都經歷了與兩個男人的愛恨糾葛,她們對第一個男人恨之入骨,對第二個男人又有義無反顧的深情和庇護。兩位女性始終處在被男權壓迫的時代中,她們經歷的兩類男人無非是真小人與偽君子之別,他們身上表現出了共同的特征——陰險與懦弱。作為男權社會的主角,他們是將女性推向悲劇命運的關鍵因素。

  1. 陰險狡詐的反面男性凌辱

  海斯特的丈夫齊林沃斯和誘奸苔絲的富家紈绔子弟亞力克,他們是男權社會中的肆意妄為者、陰險的殘害者,是迫使女主人公走向不幸的始作俑者。

  齊林沃斯年老色衰、外貌畸形,他與海斯特的婚姻成為海斯特青春的枷鎖。如勞倫斯所說:“如果精神與肉體不能和諧,如果他們沒有自然的平衡和自然的相互尊敬,那么生命是難堪的。”3在他遠行后杳無音訊、生死未卜之時,海斯特于寂寞苦悶中尋找愛情,與牧師相愛并孕育一女。在齊林沃斯遠行歸來看到絞刑臺上示眾的海斯特,得知妻子犯下通奸罪后,決定用讓對方陷入煎熬的方法進行復仇。面對獄中的海斯特,他的態度是:“有什么比給你藥吃、保住性命,讓奇恥大辱的標記在你胸前永遠閃光更好的呢?”同時他以陰險狡詐的復仇者身份對海斯特進行報復,以非凡的洞察力和心理剖析能力,對海斯特的愛人丁梅斯戴爾進行長期的精神迫害,使海斯特痛失愛人。而迫害苔絲的亞力克是新興資產階級的代表人物,他紈绔輕浮、厚顏無恥,利用苔絲的年幼無知,用卑鄙的手段將其誘奸,對苔絲造成了終身的傷害。苔絲因失身經歷被愛人克萊爾拋棄,走投無路之時,亞力克又打著關心的幌子迫使苔絲投入其懷抱,在克萊爾悔過歸來時,被肆意蹂躪的苔絲由此向亞力克展開復仇計劃,最終走向絞刑架。

  2. 懦弱虛偽的男性情人摧殘

  披著清高外衣的偽君子丁梅斯戴爾和克萊爾,他們作為女主人公的愛人,以溫文爾雅、博學多聞的謙謙君子形象為女主人公所傾慕與迷戀。而他們的思想性格極具兩面性,以其虛偽與懦弱把女性推向了悲劇結局的深淵。

  海斯特的情人丁梅斯戴爾是清教的衛道者,他擔任著牧師和情人的雙重身份,是自然與宗教、人性與社會的沖突角色。他一面向往自由美好的愛情,一面又虔誠地篤信上帝,無法擺脫清教的道德戒律。作為審問罪行的牧師,面對絞刑臺上示眾的海斯特與女兒,盡管內心痛苦與煎熬,卻沒有公開承認情人身份的勇氣,始終躲在海斯特的包容和庇佑之下,使海斯特獨自承受懲罰。苔絲的丈夫克萊爾出生于牧師家庭,卻違背父親的意愿拒絕繼承牧師的職業,以清高而遠大的理想一心“為人類服務”,因厭惡城市生活而到農村學習農業技術,與勞動人民打成一片。實際上他并未徹底擺脫資產階級的傳統觀念和世俗偏見,因苔絲有著動人的美貌和勤勞的品質才再三向苔絲求婚,指望苔絲帶給他“方便”和“幸福”。當苔絲向他坦白失身經歷時,盡管他自身也有著不清白的過往,卻依然緊守舊傳統觀念,從資產階級庸人的思想出發,將苔絲視為不潔的女人,殘忍地遺棄了苔絲。就苔絲的悲劇而言,克萊爾的罪責并不輸于亞力克,亞力克對苔絲帶來的是肉體的殘害,克萊爾則造成了苔絲的精神崩潰和最終毀滅。盡管他醒悟后給苔絲帶來了幾天的幸福,卻自私懦弱地旁觀苔絲走向絞刑臺,使得苔絲的愛情悲壯又悲涼。

  在兩位女性悲劇的一生中,她們始終處于被選擇、被動的不平等地位。但她們的可貴之處在于勇于覺醒和大膽反抗,不去逃離自我,而是發現自我。她們為了追求美好的愛情和幸福的婚姻而飛蛾撲火、奮不顧身,憑借高尚的人格和勇敢的反叛精神成為英美文學女性人物畫廊中的典型。

  三、性格缺陷造成自我悲劇的相似性

  個人主觀意識對于人生的選擇和命運的走向會產生極其重要的影響。盡管海斯特與苔絲在不利的社會環境中具有勇敢的反叛意識和覺醒意識,但其自身仍存留著原本的性格缺陷。

  (一)自我意識的缺乏

学术论文代写,学术论文翻译,英文学术写作  海斯特與苔絲在愛情面前缺乏自我意識,她們以博大的胸襟表現出對愛人軟弱行為的極度維護和縱容,時刻考慮對方的切身利益而忽視對方應對自己履行的責任,把自己置于付出與回報不平等的愛情地位中。

  在絞刑臺上示眾的海斯特面對牧師丁梅斯戴爾對自己的詢問和關于罪惡的演講,沒有拆穿對方是通奸罪另一主犯的真實身份,而是以強硬的態度誓不說出真相,犧牲自我以維護對方作為牧師的清廉形象和職業前途。在得知前夫齊林沃斯圍繞在丁梅斯戴爾身邊進行試探和報復后,海斯特主動會見齊林沃斯,痛斥其陰險惡毒的行為對愛人造成的精神迫害,把愛人擋在身后。苔絲對愛人克萊爾表現出絕對的忠貞,縱容男方有著不光彩的過去,依然將其視為純潔的理想主義者。在克萊爾拋棄自己前往異國他鄉后,苔絲有意將自己打扮得簡陋,告訴自己依然只愛克萊爾一人而憎恨其他男人,寧愿接受其他男人的白眼。在克萊爾從巴西悔過歸來后,苔絲不但沒有埋怨對方拋棄自己,還滿懷激情和欣喜地接納他,把報復的矛頭指向使自己失掉摯愛之人的亞力克。她們強大的信念和包容的心靈使人心生敬佩,卻在這種偏執的方式中失掉了自我意識,自主地陷入男權暴力的泥沼中。

  (二)反抗的不徹底性和妥協性

  海斯特與苔絲都表現出對壓迫勢力反抗的不徹底性和對命運的妥協性。

  海斯特和苔絲是特定時代背景下充滿矛盾的女性形象,一方面她們勇于反抗腐朽的傳統道德觀念、虛偽的宗教戒律和不公正的法律,一方面又無法擺脫社會限制和其自身根深蒂固的保守觀念的羈絆,所以她們的反抗具有不徹底性,對命運做出無奈的妥協和犧牲。

学术论文代写,学术论文翻译,英文学术写作  處于北美清教殖民統治環境中的海斯特,思想和行為處在嚴苛的清教戒律的控制下,盡管她具有強烈的反叛精神,其思想深處還是不自覺地向清教道德規范妥協讓步,并未反抗到底。盡管她保持自身認定的道德觀和愛情觀,但承認自己有罪,主動在胸前繡上具有羞辱意義的紅字“A”并當街接受質詢。在其出獄后,以公益善行幫助教區群眾,并對群眾的白眼和嘲諷保持克制隱忍,以求得教義和人民的寬恕。在牧師丁梅斯戴爾公開認罪、付出生命的代價,且周圍人對海斯特產生敬畏和愛戴之心后,她仍選擇在曾經度過苦難生活的地方安享晚年,并重新佩戴上紅字,聆聽那些誤入歧途、被罪孽的情欲折磨的女人們的控訴,并安慰和勸導她們,成為傳達神諭的使徒、世俗觀念和宗教教義的幫傭。

学术论文代写,学术论文翻译,英文学术写作  作為成長于沒落貴族世家的農民家庭的鄉村女孩苔絲,其身上難免殘存著根深蒂固的舊道德觀念和宿命論。書中多次出現“這是命中注定”的唯心主義觀念,苔絲主動把自身置于卑微的地位,既認為自己是無辜失身的受害者,又覺得自己充滿罪惡。她質疑宗教,卻親自為死去的嬰孩洗禮布道;質疑男權,卻在愛情面前把一切歸罪于自己,如同俯首帖耳的奴隸一般甘愿接受懲罰和拋棄;質疑道德倫理,卻始終在意周圍人的目光和議論;質疑不合理的法律,卻放棄維護自身的合法權益。“她的痛苦多半來自于她身上的世俗觀念,而不是來自她那天生固有的感覺。”由于她無法認清自身苦難的根源是來自于社會政治制度和道德規范對女性的迫害,所以將一切歸咎于命運作祟,即使反抗也無法逃脫命運的懲戒,最終殺死仇敵亞力克后放棄逃跑等待束手就擒,無怨無悔地走上絞刑臺。

  個人的性格缺陷是造成悲劇命運的因素之一。海斯特與苔絲執拗的性格使其在愛情面前盲目、偏執,缺乏自我意識。同時,面對各方社會勢力的壓迫,她們又無法看清造成自身苦難的根源,從而無法徹底作為異端站在社會正統的對立面,因而表現出了反抗的不徹底性和妥協性。

  四、不同的反抗方式與結局

  盡管海斯特與苔絲在社會環境狀況、人生經歷和性格方面存在相似性,但她們最終選擇了不同的反抗方式,從而走向了不同的命運結局。

  (一)不同的反抗方式

  面對世俗社會的壓迫和男權的蹂躪,赫斯特與苔絲兩位女性選擇了不同的反抗方式。她們的剛強性情有著內隱和外顯之分,海斯特自始至終以緘默隱忍的態度對抗世俗,而苔絲則在忍耐后爆發,親手舉起利器與敵人正面對抗。

  霍桑將海斯特塑造成一個富有極強洞察力的聰穎的女性,有評論家提出:“女主人公只是裝扮出俯首帖耳、勇于認錯的樣子,實際上,作品中最虛偽的人莫過于海斯特·白蘭了。”她能夠看清清教思想控制下男性權利高于女性的社會不公平性,也深刻知曉世俗觀念對道德異端的排斥,所以不得不向清教徒妥協,停止對世俗觀念進行正面抗爭,搬到偏遠的郊區半島獨立生活,在忍受苦難中接受相應的懲罰。可以清楚地看到,她選擇默默隱忍的初衷是為了給自己和女兒創造生存的余地,保全愛人高尚清廉的形象和前途,堅守內在更高層次的法律準則和道德標準。

学术论文代写,学术论文翻译,英文学术写作  哈代將苔絲塑造成一位天真、單純無知的純樸少女,具有極高的清高自立的自尊心。與海斯特相比,苔絲在行為上更加沖動和極端,寧愿以肉體毀滅的悲劇換取精神勝利的結局。她痛恨男權暴力對自己身體和心靈造成了無法挽回的創傷,憎惡不合理的法律對自由愛情婚姻的束縛。她為了堅守自己的道德標準和愛情信仰,最終選擇了與仇人同歸于盡的方式,拿起利刃刺死無恥之徒亞力克。

  (二)不同的命運結局

  赫斯特與苔絲兩位悲劇女性選擇了對世俗的不同反抗方式,因此二人分別走上了生存與滅亡的不同道路,最終走向救贖與毀滅的不同結局。在反抗的過程中,海斯特以其美德和善行消除了與周圍人的隔閡,從絞刑臺上走下來,最終完成了世人眼中的自我救贖,安度晚年。而苔絲以最決絕的方式突破法律的底線,徹底變成不被社會所容的異端,最終走上了絞刑臺,壯烈地結束了年輕的生命。

  五、結語

  本文在前人研究成果的基礎上,運用對比的方法,探究了《紅字》與《德伯維爾家的苔絲》中的女主人公海斯特與苔絲形象的相似之處和不同之處。兩位作家塑造的這兩個女性人物在受壓迫的環境中都經歷了不平凡的一生。她們雖存在弱點,但勇于爭取,具有自我覺醒的意識和大膽反抗的精神,其表現出的高尚人格始終閃耀著人性的光輝,體現了人性的共同之處和情感體驗的相似性,在文學畫廊中永垂不朽。

  注釋

学术论文代写,学术论文翻译,英文学术写作  1納撒尼爾·霍桑:《紅字》,吳笛譯,西安交通大學出版社2015年版,第32頁。(本文有關該書引文均出自此版本,不再另注)

  2托馬斯·哈代:《德伯維爾家的苔絲》,孫致禮譯,現代出版社2017年版,第75頁。(本文有關該書引文均出自此版本,不再另注)

  3勞倫斯:《查特萊夫人的情人》,劉明譯,外文出版社2000年版,第15頁。


作者單位:浙江海洋大學
原文出處:馬欣鈺.苔絲與海斯特形象的對比解讀[J].名作欣賞,2021(24):147-149+172.
相關標簽:
  • 報警平臺
  • 網絡監察
  • 備案信息
  • 舉報中心
  • 傳播文明
  • 誠信網站

在線客服

售前咨詢
售后咨詢
微信號
Essay_Cheery
微信
英国代写_英国作业代写_代写风险_代写容易被发现吗